再見,日本資訊

如果是「永康堂」的長期讀者,應會留意到網頁上,許久沒出現專欄《日本風情畫》的舊稿。 兩年多前已停寫,不是不可惜的,雖然我很憎恨這個專欄名,亦很介意沒用「康子」作筆名。 不過說甚麼也沒用,停寫這專欄,是因為時間不夠,題材不吸引,與其分心,不如集中精神專攻玄學這一科。 熟悉「康子」的讀者也知道,我是寫日本娛樂資訊出身的,蔡瀾介紹,八五年五月起在《東方日報》娛樂版登場。 (嘩,幾輩子前的事!) 報館方面原以為是日文翻譯,但我怎甘心坐下來安份譯稿?少不免加鹽加醋、整古做怪,於是憑那專欄《越洋星蹤》成名。 隨著日本娛樂沒落,我轉做傳媒管理,日文已逐漸丟下;後來仍忍不住寫了三本日本旅遊與《白之戀人》、《日本三日遊》,與《天下第一櫻》,反應一般。 原來日本旅遊資訊也不值錢了,網上免費下載、雜誌大量刊登、報紙一大版一大版的寫,要圖有圖、要文有文、要料有料,即使你精通日語,亦佔不到優勢。 與其爭崩頭,不如另闢途徑。時間精力有限,除了做好雜誌管理的本業,自己擅長、感興趣、又有機會發展的範圍,當然是玄學。 可是凡學會了一樣本事,不捨得不用。我曾經想像過:有一天會完全忘記所學的日文嗎?那必定是很可怕的情況,嚇得我一身冷汗;幸好最近為雜誌業務,接待一日本團體,尚能用流俐日語交談,才慶幸功夫沒完全荒廢。 其後,惟有在空閑時間,多看日本網日本專刊日本電視電影,莫失莫忘。 至於有關日本資訊的專欄,不得已,惟有暫時跟各位讀者告別。 [...]

Read More

停止付出的時候

(1) 過年前後,報業大戰,兩大集團的最高統帥,分別現出真身,赤膊上陣,御駕親征,全世界期待會爆發連串新衝擊新思維新革命。 可惜,統統沒有,四大皆空,只有一招:掟錢。 當你只有這一招,即是技窮;對不起,實在想不出甚麼新花樣了,亦沒有新創作,平D賣給你算了吧。 做的無癮、看的無癮,當然做老闆的更無癮,自己拿錢出來貼,即是成本增加,盈利下降,有甚麼值得歡喜? 觀眾大喊「失望」,為甚麼水準大跌?回想當年,兩大集團對壘,互放飛劍毒箭大炮原子彈,打出連場人才戰資源戰間諜戰減價戰,滿天花雨,鬥到七彩,大家看到拍爛手掌。 那真是個光輝燦爛的戰國時代。 (2) 可惜同是那兩位大老闆,同是那兩大集團,同樣是互片互毆,今日竟大為失色。 因為,只因為,大家都老了。 或許人未老,心已經老。 當一個人、一顆心年輕之時,對自己及對人,會充滿熱誠希望,你愛他信他讚他冧他護他助他,以為,以為大家齊心合力,會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。 是真的,所有大事業都是這樣幹出來。上自造反革命開國,下至小蟻民合作開店幹小買賣,俱是靠一班志同道合之士,拋頭顱、灑熱血,毫不計較得失,才可以成事。 但隨著時間消逝,人的體能會衰退、精神會不振、資源會流失,當你手上只剩下一點錢,身體出毛病,年紀又一大把之時,前無去路,不輪到你不計較。 這一計較,就不能再慷慨付出;這一停止付出,怎會有人肯跟隨? 當沒有人肯跟隨,又怎會成事? 四顧一片寂寞荒涼,要人沒人,要信任沒信任,要支持沒支持,唯一可以做好,只有掟錢。 (3) 所以做人最怕計較。當有一天,你發覺自己吃虧太多、受人欺負欺騙太過,而決定停止付出的時候即是說:你已經老了。 為防止衰老,惟有想開些,別怕吃虧、別計較。 朋友借錢不還,惟有札想:幸好需要賒借的不是我。 朋友背信棄義,別再糾纏於追究報復,惟有想:幸好他及時露出真面目,還沒有被他騙光。 朋友篤你背脊,惟有想:不要緊,我也有說過他是非(「那個背後不被說?那個人前不說人?」)。 不管是誰,對你不好就撇賬,何必自苦?何必計較?何必被這樣的一個人影響你付出的心情? 舊朋友不好,馬上換新朋友,眼也不必浪費時間眨一下。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,最重要是保存自己一顆新鮮活潑的心。 永遠對人生有希望,永遠樂於付出。 永遠年輕。 [...]

Read More

停止戀愛的時候

當一顆心停止付出之後,更可怕的,是停止戀愛的時候。 好端端一個人,弄到要做不想做,要愛不敢愛,他只賸下軀殼,像行屍走肉,不妨再說得直接點:是一部糞便製造器。 背後當然有苦衷:錯過負過傷過疼過累過棄過離過折磨過等等等,但一定,一定不可以淪為停止愛的藉口。 曾經有人以為,沒有愛,就等於沒有破綻,亦等於「無敵」。 事實上,這位朋友停止戀愛的時候,心無旁鶩,的確是他事業最成功、賺錢最多的時候。 可惜這是假象。原來要建設偉大的事業,先要有偉大的感情作動力,如果一個人沒有愛,只純粹以功利作基礎,這種事業很快會乾枯崩潰,亦得不到週邊其他人的支持與認同。沒有愛的事業成就,是虛火、是幽靈。 愛會消耗資源,但同時可以啟發更大動力,開拓更多更多資源;關鍵是愛的態度要正面、積極、光明。 愛一個人,不論是異性同性亂倫婚外情三角錯甚至是人獸戀,必定要令對方歡喜,心靈上更加愉悅豐足,令對方感到安全實在溫暖感動,愛是很多個漂亮的「+」號。 而不應帶來傷疼悲哀得意嫉妒佔有毀滅,不,這統統是誤解,走上了邪路,裡頭的愛已消失掉,空留下妖異的外殼。 像佛教密宗所言,愛要大愛、大貪、大欲:愛所有人、愛這個世界、愛這個宇宙──於是你可以造福所有人、造福這個世界,甚至造福這個宇宙。 請放膽去愛。間中沒氣力的話,先歇息一會,吃足睡足,補充體力,再愛過! [...]

Read More

祝君健康

廿多歲時,朋友聚頭,多是研究上那處玩。 三十歲後,賺了點錢,改為研究上那處大吃一頓。 四十歲後,大家開始研究那個醫生較好、收費較公道。 唉。 過年,跟各路英雄敘舊,竟然發覺一人起碼有一種毛病。 魏君積勞成疾,不能喝酒。 蔡君動過手術,亦要斷酒。 同年齡的黃君呢?早已撐不住,先走一步。 還有小李察吃海鮮太多,染上敏感症,以後要戒口。 阿軍哥又喪吃羊肉,狂躁上腦,弄至全身經脈大亂,五臟六腑要逐處洩火。 據說事業如日方中的嘉倫也染上糖尿病。 多講無謂,其實一言以蔽之:大家都老了,我們這一代,都老了。 以上所有大小毛病,只會是阿叔阿伯等長輩才有;當他們熱心討論健康狀況時,我腦海裡全是「???」,關我甚麼事?還要忙著大吃大喝。 轉眼間,輪到身邊的平輩朋友變成阿叔阿伯,當然自己也是叔伯類,健康變成切身問題。 忽然想起,很難再找到一班老友,再來一次開懷喪吃。 即使今時今日託福尚未出毛病,須防《紅樓夢》那句:「正歎他人命不長,那知自己歸來喪。」世事無常,惟有噤聲。 當你到某個年紀,看得多、聽得多,才感覺到「健康」之可貴。以前很介意賤名「永康」,太普通了,沒型沒款,老套到死。 現在回想,阿爺起這個名字,已經是六十多歲,風燭殘年,特別有感而發,世間名利富貴如浮雲,不如精神爽俐,身體「永遠健康」。 一於咁話,向各位讀者拜年:祝君健康! [...]

Read More

殘年

現代中國人過年,習慣了精神分裂。 剛歡迎西曆2006年1月1日,轉眼間在不夠一個月之內,又要感歎時光飛逝,急急送走農曆乙酉雞,忙不迭接來丙戌狗。 由於今年中西曆過年的日子太接近,所有人的精神分裂情況亦升級嚴重,人人趕趕趕,事事催催催,在近乎不可能的情況下,竟然又辦妥一切,難怪有句老話:年年難過年年過。 又有句很應景的話:急景殘年。 還記得廿來卅歲時,每至歲暮大除夕,總會一個人往大嶼山寶林寺,總結一年,靜思己過。 現在回頭看,嘩,竟原來是千金難買的清福。 莫說殘年難過,年尾時有位長輩,也不算是大年紀,卻因病身故,捱不到過年。 亦有些朋友公司欠糧,四處求借。 亦有人欠債無力償還,乾脆把心一橫,借上加借,債上加債,一於玩大佢! 年關在即,裝修工程自動加快完成;公司埋單算賬,有功者分紅,無功者炒魷;悲歡離合,都是為了過年。 難怪中國古老傳說,「年」是一種怪獸,冬末時會撲出來四處將人吞噬,意象非常高明。 雖說歲月匆匆,年關難過,過年還是一件好事。試想像日子無窮無盡的拖下去,多難捱。有年,才可以送舊。有年,才可以迎新。這個小循環生生不息,生命於是得以延續,新年快樂。 [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