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43《衣不勝新,人不如舊》

既有花開,之前,必有花落。 疫症後重遊巴黎,羅浮宮所在的「列孚里大道」(Rue de Rivoli),許多大牌子已撐不住。 像傳統富豪級酒店「麗晶娜」(Regina),「聖占士与艾伯尼」(Saint - James & Albany) 等,相繼結業。 正當你感唏噓,嗟嘆「富貴如浮雲」之時;隔隣的「謬思酒店」(Hotel Meurice),已完成豪裝及翻新工程,房價更貴(每晚約一萬港元起),守門的接待員,亦更趾高氣揚,「窮」人勿近。 如果獲邀請,在「謬思」吃飯,一定要去。他們仍是舊式華麗嗰隻,招牌全套晚餐,每位盛惠約五千港元,酒水另計。 賣的不只是「富貴」,還有「歷史」。大門口鐫有牌匾: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( 1828 [...]

Read More

6742《繁華路,花月正春風》

巴黎的狀況,其實跟香港差不多。 剛擺脫疫症,及「黃背心示威」的陰霾,遊客逐漸回來 ; 巿政府度橋,搞連串盛事,努力「早午晚繽紛」。 當然,他們有「7月奧運」兼「國慶」的優勢,正動員全國之力,加緊建設維修,人人有工開,到處生機湧現。 年輕時,筆者貪熱鬧,住羅浮宮所在的「列浮里大道」( Rue de Rivoli )。逐漸,怕吵,遷入後邊的「聖安娜街」(Rue Saint - Honore) , 目擊名店繁華路的轉移。 經過幾年來的殘酷洗禮,街道名店林立,從「A」(Alaia)到「Z」(Zimmermann) ,等於最新的名牌字典。 [...]

Read More

6741《巴黎也在努力復元中》

法國 7 月舉辧奧運會,之前去旅行,好壞參半,榮辱互見。 好處是大力清洗革新:驅趕露宿者 /流浪漢 /非法移民 /犯罪份子等等,所謂「洗太平地」。 並努力「洗白白」。成世人去巴黎,從未見過各歷史建築物,如此光潔亮麗,終於還原靚靚真面目。 尤其是和諧廣場,与維登廣場(Place Vendome ),中間豎立的两「碌」嘢。 前者,曾經是革命斬頭行刑熱点,血流成海。其後,豎起從埃及帶回來的方尖碑(1836年);上刻古象形文字,塔尖代表法老皇的皇冠,最近真的「省」到立立靚。 後者,正是法國頂級名店的黃金圈。拿破崙在位時期,立碑仿羅馬帝國的威水史。多年來,從未見識過碑文真面目;又是在今年,柱身洗得一乾二淨,感覺上衛生得多。 [...]

Read More

6740《香港遊客法餐龍虎鬥》

我們看武俠片長大的一代,深明行走江湖,在外(客棧)吃飯的三大忌。 一是遇到挑機。二是仇家找上門。三是「隔離枱明明來遲過我,点解先上菜給他們!?」 跟住乒乒乓乓打起來,酒水与餸汁四濺,碗筷与杯碟齊飛,大俠/女俠忙個不了,最終沒甚麼下肚,全場已打個稀巴爛。 以上三「忌」,那一種最厲害?剛好有朋友遊法國,在巴黎「Le Louchebem」吃燒烤,老店窄小,人多口雜;憑親身體驗,得出結論:一定是第三種,最傷和氣。 那天晚上剛坐下,向超忙的侍應点了個最貴扒餐,及一支白酒。隣座有一對年邁的法國夫婦,氣質優雅,斯文有禮,亦早已叫了白酒,正在等候上餐。 等呀等,陸續小食,麵包等先登場;老先生開始不耐煩,幾次叫人也沒應睬,暗火中燒,終於抓住老闆投訴:「我們等了一小時,乜都冇!」 那老闆是個滑頭,總是說:「沒問題,即刻到。」說時遲,那時快,侍應送上沙律,魚湯等,以為「守得雲開見月明」。 [...]

Read More

6739《給你的「最高敬意」》

女長輩屆「登陸之年」,進戲院看戲,可享有長者優惠。 最令她高興的,不是活到六十歲;亦不是買戲票有折扣;而是那年輕售票員賣飛時,臨交收的一秒,忽然㩒實戲票(勿動!)。 然後以非常懷疑的眼神,將她上下打量:「請你出示身份証。」 言下之意:「点睇你都唔似六十歲!」嘩,開心到佢。從此,將這次「初體驗」,向親友講數十遍,雙眼閃亮,神采飛揚,完全有「回春」妙用,好過打補針。 以上,是女性的感受。男長輩又如何? 最近有一位,外遊法國。當地為籌備七月奧運兼國慶,防恐怖襲擊,將保安提升到「最高級別」。 不只是首都巴黎,即使是南部的尼斯,亦遍佈防暴警察,四人一組荷機槍巡邏,刁斗森嚴,氣氛相當緊張。 [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