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94《假如你想改變這世界》

看「草間彌生」M+ 展,有張六十年代的紐約照片:長髮坡肩,看似「文青」,但掩不住眼神的狂野反叛。 即時聯想起,七十年代日本赤軍領袖,重信房子,曾經同樣擁有的「文青」少女造型。 草間是藝術家,一生如烈火般燃燒,從不掩飾她無窮的生命力,以及對這個世界的夢想。為創作,去到盡。 重信用的是暴力。深沉內斂,策劃多次刼機及暗殺行動,外表卻一派斯文。 如果走在街上,草間明顯是「問題少女」,警察會懷疑她藏毒,甚至有攻擊性武器。 重信可怕之處,是眼神總透著温柔。只看外表,你完全估計不到其破壞力;以及長期在中東流亡的堅毅,道行已至深不可測的地步。 两個女子,對於出生地的日本,明顯非常不滿;俱想憑一己之力,改變整個民族及社會。 [...]

Read More

6293《我可以踏進你的「門」嗎?》

細心一想:世上其實沒有「門」這種東西。 天然岩洞反而可能有「窗」。但是「門」屬人類自設,代表我們心中的界限,宗教意義非同小可。 昨日說起,令美軍「上身」的伊拉克符咒,作用正是替魔鬼開門。像這種門愈多,邪魔進出愈頻密,世界大亂。 紀錄這宗案件的,是紐約老差骨勒夫沙治,現年六十歲,已轉行當驅魔神父。 當年他查案時,在案發現場,常聽見神秘的雜音:小兒啼哭/凄厲尖叫/野獸吼聲等,奇在身邊人全不覺察。 直至遇上前輩的驅魔神父,說沙治天生具敏感體質,對靈界有超乎常人的感應。 最厲害那次,正是追查「伊拉克三名退伍軍人」案,常聽到耳畔傳來澎湃的搖擺樂聲。 [...]

Read More

6292《一眼可奪魄勾魂》

以前,不信。咁誇張?只是看一眼而已。 事緣近期寫「驅魔」。我們受傳媒影響,很多時候,以為「上身」者俱是弱質少女。 可是看紐約老差骨,勒夫沙治的回憶錄《beware the night》(提防黑夜),記述他駐守布朗克斯區時,所遭遇的奇案,才發覺「上身」這回事無差別。 當時他負責四十六區,治安惡名昭彰。他帶領六人「特別工作小組」,專門負責嚴重罪案。 包括當街追捕,及槍殺孌童癖殺人犯;屢建奇功,深受警方及社區尊崇。 執法二十年後,他轉為「驅魔」神父;全因為經歷三位退伍美軍的上身案件。 [...]

Read More

6291《跨世紀十優美人》

人世間既有妖魔鬼怪,自有「天人」降生,令我們稍得喘息,讚嘆世相美好的一面。 其中之一是美人。像林青霞,慶祝六十八歲生日。看照片,大方得體,瀟洒隨意,不枉在紅塵走這一場。 然後是關芝琳,六十歲了,仍是明艶照人,怎捨得她入尋常百姓家? 李嘉欣五十二歲。在適當之時,做適當之事,進退從容,是「時間大神」的好朋友。 可見美人不易做。只是生得皮相漂亮,不足夠,亦不能持久。起碼要具備以下三項條件。 第一是「氣場」。即個人的能量發放。青霞留學美國時,老外對她陌生,初見面,已斷定她是「明星」,而不是模特兒之流。 往後來香港,自信提升,功力愈深。李翰祥最早發現她「男裝麗人」的特質,一九七七年先有《紅樓夢》的賈寶玉。 [...]

Read More

6290《入魔,從幾時開始?》

讀者的反應,往往出人意表。 看近期的社交網絡,人氣最盛的文章,是慈禧《喪父喪夫喪子,上位》(十月二十六日)。 不料三日後,追上來的是《「驅」之不盡,「魔」從何來?》(十月二十九日)。 關於「驅魔」的題材,筆者已寫過多篇。但由於多位讀者提問,並引用孔子名句:「敬鬼神而遠之。」在現今世道,是否足以自保? 首先孔子一定是對的。但有三点,也要提防。第一是年輕人的「好奇心」,不易抑制。 二是現代人的「傲慢心」。孔子對鬼神,不聞不問;但是「敬」字抬頭,許多現代人做不到。 [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