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13《為甚麼要說鬼故事?》

正值舊曆七月,俗稱「鬼月」。各傳媒及社交媒體等,似鬼門關大開,爭先恐後大講鬼故事。 真的有必要嗎?現代人是否還相信鬼神?說鬼古又有甚麼意義? 問題是:如果不講鬼古,看當今時勢,處處惹火,件件得罪,咁講乜先? 惟有「講鬼」最安全。早有前輩說過:「鬼神之說,補人間之不足。」可以反映對社會的不滿,不公,及不義。 正如清朝王士禛,評蒲松齡的《聊齋誌異》:「料應厭作人間語,愛聽秋墳鬼唱詩。」 与其聽廢人講廢話,不如講鬼古。當中你領悟到多少?看各位的本事。責任一定不在我方。 多聽鬼古,亦會令我們謙卑。啊,原來世間尚有其他靈體,死亡不是終結,人去情猶在,做壞事總有後果等等。 [...]

Read More

5912《「黑魔法」源自巨大痛苦》

在《哈利波特》小說系列(一九九七至二00七年)冒起之前,所謂「黑魔法」,在西方視為不祥。 我們為甚麼會有這種法術?通常,是因為不容於建制,或感到被建制遺棄。 作者羅琳,在設計角色時,已考慮到這一点。所以男一號有悲慘身世:父母被害,身負血海深仇,像「灰姑娘」般,在勢利親戚家中長大,飽受欺凌及歧視。 為生存,為爭氣,為奪取更高成就,惟有投向黑暗。 要是哈利仔生於中國,會發現两邊的力量等同。不過去到最高境界,經幾千年驗證:「陰」勝「陽」。「柔」制「剛」。「虛」御「實」。 但不論陰陽,不論建制(門檻)內外,我們每一個人,自有出路,關鍵在於要立心向善。 佛法無邊,道法自然。只要你別害人,或傷及有情衆生,一樣可有大成就。 [...]

Read More

續:5911《西方近年復興「黑魔法」》

牽涉到價值觀,与是非正邪的分界。戰後的那一代,黑是黑,白是白,清晰分明。 後來,西方社會逐漸沒落,經濟崩壞,正道消亡。逐漸,人心投向邪惡勢力,於是「黑魔法」復興。 代表作是《哈利波特》小說系列(一九九七至二00七年)。所引起的文化及社會影響,擴散全球,令「黑魔法」變得友善,親切,並合理化。 這一代成長的小朋友,普遍相信自己有「魔法」(超能力)。順便帶出《黑魔后》系列:原本白雪公主才是主角,現在新時代告訴你,反派的魔后是逼不得已。 美國對外用兵,亦不再是理直氣壯,反而成為「黑魔法」入侵的源頭。 最明顯是伊拉克。上世紀七十年代,超級驚慄片《驅魔人》,源自伊拉克的考古活動。後來邪惡法器,經墨西哥偷入美國,引出正邪對決(基督文明 vs 中東異端)。 [...]

Read More

5911《西方近年復興「黑魔法」》

道分陰陽,術分正邪。 古今中外皆有,其盛衰興替,則看當時的民心,及社會趨向。 香港最近有少年自稱「占卜師」,殘殺小動物,從事血腥祭祀以歛財。 看其手法,雖然淺薄笨拙,貪圖的僅是一两萬元的收費,但畢竟是個開端。 而我們都知道,「殘殺」是一種習慣。今日劏兔割鼠,分屍為樂;逐漸殺害人畜,藉此得權威及快感,亦是必然路徑。 防微杜漸,現在少年被捕,希望殘殺的行為,亦可及早制止。 可是心魔已成。追究來溯,應是來自西方的黑巫術。 [...]

Read More

5910《少男少女殘酷物語》

當我們漸老,不期然,會懷念少年十五二十時:「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……。」 通常忘記了,初成長的痛苦与煎熬。 曾經向智慧先生請教,人生最惡搞的階段?他沉思良久,才答:「成長中的少女。」 大感意外。少女?俱說是「情懷總是詩」。代表:純潔,清淨,天真,以及人世間的美好品質。 但認真細想,同時期,她們的任性,自私,野蠻等,亦可以將人性的凶殘,推向極致。 女人最清楚女人。亦舒有小說《阿修羅》,寫美少女為禍人間的故事。 還有誰能忘記,金庸寫《天龍八部》的阿紫?以及《倚天屠龍記》的朱九真?討厭狠毒超乞人憎。 [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