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《西洋齋姑誤入猛鬼屋》

有人相信:「食齋」有助靈修;又相信老外,不怕本地鬼怪,華洋有別,沒事。 可是當英國女子南茜,搬進西貢新居後,完全顛覆了以上的說法。 首先她自幼食素,在香港長期居住,已婚,有女;任職銀行,非常適應本地生活。 喜歡西貢區,新租賃獨立屋。丈夫也是英國人,搬屋期間,卻抛妻棄女,与朋友組團赴澳紐,為看那「七人欖球賽」;有關家居裝修,交由愛妻全權話事。 無奈,她惟有帶著幼女与外傭,三人一起入伙。不久,發覺不妥:經常聽見屋內傳出腳步聲;還感到有「手」掃她的背脊。 南茜馬上用香港人的方法:託朋友介紹,找來風水師,看是否家宅不乾淨?師父帶同徒弟,睇勻全屋內外。 [...]

Read More

6676《問幾時,能把痴心斷?》

旅行法國期間,從南部的尼斯,轉往首都巴黎,重返廿多年來,一向光顧的酒店。 全新裝修,光潔明亮,更精緻,簡約,兼高科技。卻不料,出現前所未有的陰暗面。入夜後:電視失靈;床前的拖鞋,無故飛上被面;浴室燈眨呀眨。換句話說:集齊所有傳說中,酒店房間的鬧鬼特徵。 旅行幾十年,從未試過。好,今次有緣相聚,且看對方是甚麼來頭? 就這樣搞足两晚,終於有一天,凌晨四時許醒來,心神不定,再也睡不著,乾脆起身做功課(佛教早禱一經四咒))。 剛完成,手機傳來香港短訊:朋友昨天早上晨運,忽然暈倒,送往醫院搶救後不治。訊息由他的太太代發。 看時間,正好是酒店房間不安寧之時。与這位朋友不算熟絡,最記得他問佛理:如何去瞭解明白「貪」「嗔」「痴」? [...]

Read More

6675《寫毛筆,行氣活血》

常提及:「讀者的反應,往往出人意表。」 四月初寫中國書法系列,已預期反應一般;可是看社交媒體的反應,簡直創新低。還有朋友坦白講:「沒興趣。」 接受唔到咯,竟然沒有人肯「与王羲之做朋友」(4月2日)!心情跌落谷底。 幸好暑假就快到,多處舉辦「硬筆書法比賽」(包括《星島日報》)。 中大醫學院又發表研究報告,經两年觀察:長者勤練書法,有助促進腦部健康;可改善認知障礙,及阿兹海默等症狀。 收到這些積極推廣的好消息,當然歡喜。但留意到說的是「硬筆」;至於中大醫學院的報告,沒提及用筆的軟/硬?估計應是用傳統毛筆。 [...]

Read More

6674《血統:寧願冷處理》

我們与西方人交往,一向有三禁忌:年齡,收入,性取向。除非對方主動告訴你。 更深層次,另有三樣不能觸碰:宗教,種族,血統。除非你打算跟對方結婚。 提及前两種,已足以發動戰爭。去到「血統」,可以說是最終底線,涉及個人的生存價值。 中國人比較看得開,我們雖然有「慎終追遠」的傳統;但是經歷幾千年的戰亂聚散,逐漸,放棄對家族的執著与堅持。 雖說「虎父無犬子」;又有「龍生龍,鳳生鳳,耗子(老鼠)的兒子會打洞」。可是也知道:「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強」。 歷代的開國皇帝,像漢高祖劉邦,宋太祖趙匡胤,明太祖朱元璋等等,俱是平民出身,所謂「血統論」,根本不成立。 [...]

Read More

6673《家駒的最後一程(香港)》

家駒在東京留醫不治,臨終前,始終緣慳一面。 他所屬的經理人公司,封鎖消息,禁止以外採訪。筆者乘機駡他們用「暴力手段」,聲稱返香港後,會揭露他們的「黑材料」(其實有点誇張)。 幾經交涉,卒之被帶往見社長,問想点?一要求證家駒的死訊,希望有獨家照片。二要訪問樂隊的其他成員。 首項要求被拒,詳情留待招待會公佈。第二項獲准,任問任拍照,總算可交差。 翌日舉行發佈會,都是大圍消息;筆者既有獨家訪問在手,即晚返回香港覆命。 才發覺公司,已取得家駒的遺體照片;加上筆者的日本採訪稿,周刋內容豐富。 [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