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03《那些大狗的悲傷故事》

當今最火紅的大狗,首推中國網紅「滇西小哥」盆姐的愛犬,阿拉斯加巨狗「大王」(Dawang)。 紅到可以開獨立頻道。生活於雲南偏遠的小農村,充滿喜劇感。難得是村民都善待牠。絕無虐打,亦沒有「三六滾三滾」的嫌疑。 從對待動物的態度,可見中國人真的是富起來,亦強起來。 半個世紀,約五十年前,情況差得遠。動物的權益不受保障。香港「愛護動物拹會」的前身,正是「防止虐畜會」:請各位高抬貴手,別虐待牠們,已足夠。 筆者小時候,常見流浪貓狗;許多死在街頭/簷篷/馬路,屍體任由車輛輾過,壓成杮餅,無人聞問。 大人棄養的情況亦嚴重。一不高興,將貓狗扔出街外,完全不理會小朋友的感受。有些狠心捉去劏,常說「老貓嫩狗」最滋補,令人毛骨悚然。 那些年,灣仔街市有條出名的大狗「阿發」,屬德國牧羊犬,高大威猛,但性情和善。 [...]

Read More

6202《農曆七月,慈悲喜捨》

今日是農曆七月初一。傳統稱「鬼月」,諸事禁忌。 關於其起源,歷來有多種說法,不贅。我們中國人一向重視習俗,多過宗教信仰;以「人」為本,力求全方位照顧。 像「清明」祭祖。「重陽」登高。「中秋」團圓。「冬至」慶祝豐收。 來到農曆七月,初七既可「乞巧」,又是「牛郎織女會」。連男歡女愛,也有著落了;一般家庭的幸福條件,俱已完備。 唯一未顧及的,是十方亡靈。 原來,每年的春秋二祭,是供奉祖先及家族長輩。有主歸主,無主歸廟。可是當無主,無祠堂,無宗廟之時,何去何從? 還有大量孤魂野鬼。許多人生前糊塗,死後亦懵懵懂懂。他們不信輪廻,不懂投生;痴愚倔強。及至死後,仍貪戀人世間的種種歡愉。 [...]

Read More

6201《黃梁一夢二十年》

朋友忽然夢見,二十年前苦戀不遂的愛人。醒來惆悵不已,問吉凶。 還問甚麼!當然是「大凶特凶」。非關夢兆,而是痴心未息,像所有得不到的愛情,耗損精神。 夢中,朋友与對方閑話家常,如日常生活;但隱隱覺得,仍是患得患失,躭心對方不是真心愛他。 醒來,天猶未亮。為此夢又糾纏不清,繾綣難終。究竟是預兆,想像,抑或是對方發出的訊號? 他當然希望是後者:原來對方亦思念不已。朋友透過這夢境,很想得到其他人的認同,恨不得即時跟對方聯絡。 於是反問他:究竟你想点先?二十年來,從年輕到壯年,彼此各自建立家庭,事業,与生活。 朋友當年表白,對方已拒絕,清晰明確,其他都是多餘的想像。 [...]

Read More

6200《死開啲,死遠啲》

這两年,香港的形勢又有變:不再說「靈」氣逼人,而是「財」氣逼人。 因為揾錢艱難,求財卻急切。許多朋友趕住走,快快快,不惜一切要錢。 於是出現一種情況:夾平夾賤,賣樓套現。 本來,移民是常有之事。香港已經歷過幾代,來來去去,不值得大驚小怪。 但是為趕著走,將巿值一千萬的物業,壓價至八百萬;則會扯低樓價,名副其實累隣居,又累街坊。 有幾位朋友,在不同地區,俱遇上這類趕急移民的家庭,非常懊惱。於是一路上,不再為你唱葉蒨文的「祝福」;而是一連串的惡毒詛咒,恨不得你「死開啲」。 [...]

Read More

6199《受埋我玩呀,唔該》

小時候,男孩子踢球,女孩子跳繩,總有人帶頭組隊。 又總有人問:「受埋我玩呀,唔該。」 這時候,帶頭的大哥大姐,盡顯領袖威風:「可以呀!」或「不受。我們夠人了。」諸如此類。 被拒絕者,要是性格開朗,沒問題;東家不受西家受,心無罣礙,急急轉向其他組別探路,試到得為止。 偏偏另有一些,通常比較弱勢,又明顯比較內歛;很多時候不懂得反應,惟有靠邊站。 他們看著你玩,湊高興,逐漸變成「跟班」之類的角色,令人難過。 為甚麼「被拒絕」?十個領袖,會給你十個答案,各有各的道理。不要緊。 [...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