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23《「牛奶」貓成莊主之路》

人有人的命運,貓也有貓的命運。 像「牛奶」,原是一隻普通的貓女,天生白底黑圓斑,加上曲尾(俗稱「麒麟尾」),自幼遭遺棄。 後來被幼兒園收養,亦不蒙主人喜悅。園內早有三隻老貓,大哥大姐,一起欺負牠。看牠瘦骨伶仃,全無自信。 「牛奶」可會就此鬱鬱而終,渡過悲慘的一生? 不。剛巧,隣近亦有一間幼兒園,附設三千呎小農莊,平時種花養魚,本來清靜無事。 有位義工廸廸,外遊時買了些玉米種子,帶回來試種。竟然茁壯成長,養出一批肥美金黃的玉栗黍。 引來老鼠。先揀一株,頂端咬一口。試吃過後,並無風險;翌日,在另一株,又咬一口。 [...]

Read More

5922《漂流已久,飛撲上大船》

你試過長期漂流,當十年以上的「自由業者」嗎? 開始時,真的以為很「自由」,且自逍遙沒人管。 逐漸,品嚐到人生的苦澀:收入不定。作息不定。銀行不信任。稅局不信任。 無力買樓。無力供養父母。無力買貓/狗粮,無力改善生活。充滿無力感。 廿多歲時,仍可以裝作「不在乎」。轉眼已三十多歲,扮「不在乎」已有点勉強,身段不再瀟灑。 四十歲後?心知大勢已去,惟有咬緊牙關,繼續「不在乎」,繼續「自由業」。其實有苦自己知。 年輕時,以為「笑傲江湖」很有型,自由至上,個人的滿足感至上。 [...]

Read More

5921《你散我散大家散》

以前我們出來做事,一般來說,只有两個選擇:「打工」,与「做老闆」。 約八年前,並不是很久之前的事,有朋友離開大集團,自行創業。 身邊親友,仍當是「大件事」處理:道賀,送花,切燒豬,幾乎還要舞獅,賀你「駿業宏開」之類。 時間過得快,三數年後,創業已成常態。 說得好聽,是「自己做老闆」。坦白講,是「長期老散」。 時代轉變。當大企業收縮;政府減人手;許多工種消失;勞工巿場一定是供過於求。 尤其是資訊科技(IT),巿務公關,以至創意設計等部門,不少已外判,給「自由業者」擔當。 [...]

Read More

5920《從「九九六」到「00七」》

日本從戰後重建,到世界級經濟領袖,上班族曾經歷「過勞死」。 香港從難民城市,到「紐/倫/港」金融中心,亦經歷「七/廿四」苦幹。 輪到中國,從八十年代經濟改革開放,到今日成為經濟強國,曾盛行加班文化「九九六」。 即是朝九晚九,一星期工作六日。厲害?未算,部份企業更進取,私底下,將員工推向「00七」。 工作時間由今日零時,至翌日凌時,一星期工作七日,等於無休止。 在香港也見識過。但多屬管理層,或老闆心腹。基本上,要隨傳隨到;收工後,兼替老闆解決環廻週邊的大小問題。 別以為容易。沒信任,沒本事,才輪不到你做呢。但通常,薪水豐厚,另重重有賞;亦有員工為此,甘心情願,肯犧牲個人健康,及家庭生活。 [...]

Read More

5919《為甚麼不請「一」個人?》

如果香港「一九/二0」年,以社會運動作分水嶺,之前,早已呈敗亂之象。 中美貿易戰已發動,香港的貿易商及厰家,叫苦連天,經營困難。 年輕人就業,開始出現「斜號青年」。名稱好聽,其實即是長期散工及兼職,他們已找不到「一」份全職,惟有多兼多能,已屬常態。 逐漸,大企業「架構重組」,即是變相栽員。許多是四/五十(歲)代的中年人,亦加入「斜號」陣營,通街老散。他們多不滿,多怨言,多牢騷,成為族群。 日本那邊,早行十年,各處已充斥這現象。所謂「自由業者」,「網咖啡店難民」,時薪愈來愈低,生活愈來愈艱難。 通常歸咎於「政府無作為」,以及「企業壓榨」等。年輕人不是不肯做,而是部份長期受欺凌,看不到前景。 中國卻如烈火烹油。科技巨頭像馬雲等,倡議「九九六」超時加班的文化,僱員熱血上腦,酷似九十年代初的香港。 [...]

Read More